其他係列列表
  • 折山記
  • 其他
  • 連載
  • 05-28
  • 1. 高二分班,班主任把數學怪物鹿呦呦和文學天才孔昭調為同桌,意在讓他們優勢互補,比翼齊飛,期盼兩年後自己班上能出兩個清華北大生。 彼時有“霸王珍”之稱的學霸鹿呦呦因其相貌不揚,經常被人暗地嘲笑。身旁那個貌似有點小帥的“酸秀才”給了她少女時期僅有的溫柔: “其實你隻要矯正一下牙齒就可以了,而且你的眼睛非常漂亮,又大又圓,就像小鹿一樣可愛。” 一隻懵懂的小鹿,瞬間撞入少女空曠的芳心,撲騰了幾下。鹿呦呦抬起頭正撞上秀才溫柔的眼神,然後漠無表情地說:“謝謝你啊,把我比做動物!” 孔昭:“……” 2. 十年後,正畸成功的鹿呦呦回到國內。一次偶遇,讓鹿呦呦芳心重啟,而心頭那個念念不忘的人已不認識自己。 在一位相交多年的“網友”的熱情鼓動下,鹿呦呦決定隱姓埋名,勇敢追愛。 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鹿呦呦經過不懈努力,以及“某人”暗中推波助瀾,最終“摘花”成功。 3. 婚禮前夕,鹿呦呦鼓起勇氣向喜歡了多年的網文大神“空山”表白,並告訴他,自己要和暗戀多年的男神結婚了。 一向神秘低調的空山,竟然下場評論:“巧了,明天我也結婚。” 鹿呦呦驚呆,眾網友也一片嘩然。粉絲紛紛留言祝福並要他爆結婚照。 冇想到空山大神再次迴應:“愛在黎明破曉前。” 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照耀在沂江浩浩蕩蕩的江麵的時候,空山的微博更新了。穿著婚紗激動等待的鹿呦呦,看到偶像的婚紗照突然熱淚盈眶。 那個美麗動人的新娘原來是自己。 【1V1,HE,SC】 暗戀成真,雙向奔赴
  • 逐光上行
  • 其他
  • 連載
  • 05-28
  • 【文案一】 喜歡許見沿這件事,尹觀意從第一眼就認了。 那是大學還未入校前,在熱搜榜上第一次見到他,他以“全國第一”的名號考進國內最好的影視學院,濃顏係的囂張,使女孩兒們的青春為之跳動。 入校後,許見沿會經常出現在學校籃球場打球,每次球場都圍滿了為他而來的女生們,大家會送上自己準備的飲料,尹觀意也是,不一會兒,球框下就擺滿了瓶瓶罐罐,密密麻麻,冇有名字,久而久之,就像送飲料的人一樣,成為了未知。 後來,尹觀意成為了那個唯一有名字的人。 那個拍完戲回校的夜晚,尹觀意在校門口等著許見沿,好朋友隻能肩並肩,他的手卻想在這一晚牽住她。 校園的路燈昏黃,途徑寢室的小花園路段有一盞燈正好壞了,在明與暗之間,許見沿說:“明天我要拍一場吻戲。” 尹觀意愣在原地。 許見沿回頭看她,不太能看清表情。 尹觀意聲音弱弱的:“真吻還是借位?” “還冇說,你覺得怎麼樣比較好?” 尹觀意的手指緊緊捏著裙襬,這個問題,叫她如何回答纔好? 許見沿上前一步,終於看清了她的眼睛:“如果是真吻,我冇吻過人。” 不知為何,尹觀意答的是:“我也冇吻過人。” 然後臉就紅透了。 許見沿輕抿唇角:“要不我們試試?” 【文案二】 青春時的喜歡,幼稚且豐足。 畢業後,好像總是隻問前程,大家各奔東西,曾經的戀人也各自奔流。 許見沿成為了炙手可熱的頂流男星,尹觀意在網文界摸爬滾打多年,終於迎來了小說轉影視的第一春。 分手多年後的相遇,明明各自劇組,卻在酒店偶然相遇,曾經的那份關係,成了尹觀意不願承認的過去,曾經最愛的人,也成為了隻想陌生的人。 在一次偶然舉辦的同學聚會上,閨蜜正對著麥克風唱歌,聽聞尹觀意要走了,麥克風忘記放下來了,直接說:“啊?你前男友在,你不準備趁他喝醉了和他好好交流一下?” 閨蜜的原本意思是,等許見沿喝醉了好好報複他一下。 這下好了,全場聽到了,空氣徹底安靜了。 大家都理解成了促進感情。 還以為尹觀意餘情未了呢。 尹觀意無地自容,隻得麵紅耳赤,無話可說。 緊接著就見許見沿朝她走去,坐在她麵前的茶幾上,微微俯身,抱臂道:“尹觀意,你想怎麼交流?” 尹觀意看著他,氣勢不能倒。 下一秒,許見沿往她唇上親下……
  • 不刷滿惡感值怎麼能叫萬人嫌?
  • 其他
  • 連載
  • 05-28
  • 矜矜業業十幾年,拿到影帝獎盃大滿貫的第二天,李木棲車禍身亡。 一代傳奇就此落幕,無數粉絲為他垂淚。 再睜眼,竟然穿成了一個同名同姓的十八線全網黑男藝人。 是矜矜業業再次從小透明開始做起,還是……? 麵對著被經紀人吸血,被同公司藝人霸淩,網絡風評低到穀底的處境,已經矜矜業業了一輩子的李木棲選擇原地發瘋。 誰讓他綁定了惡感值係統。 對方對他的惡感值越高,他的獎勵越豐厚。 李木棲:上輩子忍氣吞聲慣了,是時候過一過有氣直接出的退休生活了。 李木棲一鍵切換理想退休狀態。 霸淩他的藝人帶頭陰陽他,他懟。 吸血經紀人壓榨,他直接撕爛合同。 至於網上評論,網上愛怎麼說怎麼說,隻是給他的係統獎勵添磚加瓦罷了。 冇想到隨著時間流逝,網上的惡評卻越來越少了。 已經靠惡感值係統收穫大量獎勵的李木棲:淡淡憂愁。 本來他還打算開個黑粉見麵會,整點係統獎勵。結果忽然就冇有黑粉了:p 錯億。 - 無差彆攻擊所有看不慣的人的李木棲在宴會上對一個正被人欺負漂亮青年出手相助。 他將欺負青年的壞人狠狠教訓了一頓。 卻不想那之後就被這個青年纏上了。 沉浸在對方全然依賴他的模樣中,李木棲渾然不覺對方看向他其他追求者的眼神有多鬱戾陰狠。 宴賦舟: 表麵:哥哥他欺負我我好害怕。 實際:再偷看他把你的眼珠子挖出去
    • 1
    • 2
    • 3